• 过年的记忆【综合办公室/浦杰】

  • 【字号:
  • 阅读: 704
  • 发布时间: 2018/2/11 10:06:12
  •     对于儿时的那些事情,很多我都已经忘记,但每年腊月的那些事,我总能想起。那个年代,物资匮乏,吃上大米饭就是很幸福的事儿,偶有亲戚光临,才能美滋滋的吃上一顿有油味儿的“大餐”。如果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本书的话,“过年”这个词绝对是这本书的精华之处。
        我开始记事是在90年代末期,那时候我的父亲是一名乡下教师,拿着五块钱“皇粮”,母亲在家务农,靠卖地里面的粮食补贴家用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平时穿的衣服鞋子之类的总是缝缝补补一年又一年,妈妈很疼我,每年过节一定会给我添置一件新衣服。有肉吃、有新衣服穿,过年是那么的美好。
        从腊月初开始就进入了过年的倒计时,和小伙伴开始过年倒计时,问问他们家买了一些什么好吃的东西回来。我的母亲也开始着手为我添置新衣服,三天去一次集市,把地里面种植的农作物拿到集市卖,赶集一次差不多收获四块钱左右。我的新年衣服在十五块左右,现在想想略有心酸。遇到农作物收成不好之时,母亲便会亲自动手为我织一件毛衣,母亲的针线活很好,那一年给我织了一件厚厚的毛衣,上面绣了一只可爱的小老虎,千针万线纳出来的毛衣,镶嵌着萌萌的小老虎,穿在身上,暖在心里。
        过年,美食必不可少,在那个贫穷的年代。匮乏的食材限制我们的想象力,我们没能想到大鱼大肉,在我们的眼里,杀一只鸡,煮上腊猪脚,随意加上几个小菜,一顿美美的年夜饭就出炉了。彝家有一规矩,过年吃饭是不能把饭菜抬上桌子的,我们用松树叶,把年夜饭都放在松树叶上面,腊肉味儿加上松树枝的清香,一顿饭,去掉今年一切闹心事儿,祈祷来年一帆风顺、风调雨顺。
        过年一般过三天,大年初一是我们祭奠先祖的日子。清晨,村里弥漫着汤圆和鸡蛋的香味,我嗅着这个味道,来到桌子边等着吃饭。父亲把汤圆和鸡蛋一样一个舀在碗里,整理好筷子,然后从灶头到门口,再到桌子下,各烧纸三张。然后滴酒,我激动的跑着去磕头,父亲说给列祖列宗磕头,他们就会保佑我以后越长越高,成绩越来越好。吃完早饭,约八点,微风轻轻拨开清晨的迷雾,阳光慢慢洒向大地,炮仗声打破了村子的宁静,大家纷纷前往各自逝去亲人的坟地,开始祭奠先祖。之后大家会坐在一起打打牌,喝喝酒,我想天伦之乐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。
        在家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中,年味也渐渐散去。新的一年开始了,我又开始憧憬下一个年了。


    • 网站手机版

    • 公司微信
    w88优德手机版本  2018 - 2021 Copy Rights 滇ICP备08002219号

   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398号